联系我们

咨询热线:
0532-46874548
传      真:
0532-1234877
邮      箱:
147@126.com
地      址:
寿光市长寿路1076号1001室

关于瑞欣

    二楞子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家伙

    时间:2017-08-26 14:19
          俺村的大牛,喜欢赌博,不知是他的运气不好,还是活该他倒霉。他,赌十次,输九次。
      
      如果是俺,早就不赌了,人哪能和钱较劲。可是大牛那熊孩子,就是不服气,照样赌,结果呢?家里喂的猪,母鸡下的蛋,都被他卖了。为嘛?当然是还赌债了!
      
      一个男人,如果混到这地步,基本上是完蛋了。可是大牛不这样想,他说:“地球是运动的,一个人总不可能永远处在倒霉的位置。”
      
      大牛的赌瘾很大,一赌一夜。他的情和他的爱,都用在赌博上了。对老婆漠不关心,听之任之;慢慢长夜,任由老婆胡思乱想;其实,他也不想管,也没有心思管。
      
      俗话说“篱笆扎得紧野狗钻不进”,如果篱笆扎得不紧呢?那就不好说了。
      
      俺村的二愣子,发现大牛爱赌钱,高兴地跳起来。为嘛?他知道女人是讨厌赌鬼的。
      
      一个夜晚。二愣子悄悄溜到大牛家。嬉皮笑脸地喊:“嫂子,大牛哥呢?”
      
      “死鬼,赌钱去了。”大牛老婆的脸上挂着仇恨。
      
      “嫂子,我以后天天来陪你聊天好不好?你一个人在家太寂寞了!不如,让我陪你。”二愣子开始挑逗了。
      
      “呸!你看你那屌样!‘一把攥两头不冒’还想调戏老娘!实话告诉你,老娘可是良家妇女,又不是见钱眼开的婊子。你从那来的还到那去玩吧!”
      
      女人当头一棒,吓得二愣子目瞪口呆,但,只一瞬间,二愣子就回复了常态。
      
      二楞子在心里盘算:大牛的女人如此发飙,也许是心情不好?也许是考验自己?……不管如何,二愣子都不在乎。
      
      其实,大牛的女人,是一个口是心非,两面三刀的“滑头”。她骂二愣子,并非发自内心。她的主要目的是考验二愣子。
      
      二愣子是采花高手,女人的那点小伎俩,他还能不懂。
      
      次日,晚上。二楞子,刷好牙,洗好脸,提着包,唱着歌,踱着方步,笑咪咪地钻进大牛的家。
      
      恰好,那天大牛的女人,情绪高涨,热情似火。二愣子见势头良好,急忙从皮包里掏出一瓶酒,要和大牛的女人一醉方休,女人高兴地笑了。
      
      俗话说“软的,怕硬的;硬的,怕楞的;楞的,怕不要命的;不要命的,怕不要脸的。”
      
      二楞子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家伙。就凭这本事,他钓到好几个小寡妇呢?
      
      一日,深夜。二楞子本钱输得精光,但他不甘心失败,还想翻本;要借,别人都不给;回家拿,老婆不给开门;怎么办?怎么办?他左思,右想,一个妙计诞生了。
      
      二愣子踏着明亮的月光,向家里飞奔。他翻过墙头,钻进卧室,啊!老婆的呻吟声打乱了他的思维。
      
      二楞子心里嘀咕:这老娘们深更半夜的叫啥呢?难道?不会吧!也许是她寂寞难耐,自己安慰自己呢?这可不是良家妇女应该干的事情,不行,我要好好教育她。
      
      于是,大牛拉开电灯。发现二愣子趴在自己的老婆身上,忘我地战斗着。
      
      “二愣子,你个狗鸡巴日的,你敢耍我的女人,看我不打死你。”大牛举起长棍向情敌砸去。
      
      “大牛,你快停下,你敢放肆,老子就把你扔出去给狗吃,信不信由你。”二楞子警告大牛不要冲动,不要胡来。
      
      “去你妈的B,你玩我的女人,还要揍我,老子跟你拼了。”大牛一边骂,一边用头撞二愣子。
      
      二愣子抓住大牛的头发,把他摁在地上,慢条斯理地说:“大牛哥,你冷静,别冲动。你说我日你的女人,绝对是冤枉我。你要是好好过日子,不去赌博,我能有机会吗?说心里话,是你把你的老婆往我怀里推的;如果你不打老婆,不骂老婆,嫂子跟着你吃香的,喝辣的,嫂子能想入非非吗,这一切都你成全的。”
      
      大牛说:“我以后不赌博了,你别来骚扰我的女人,好不好?”
      
      二愣子答:“晚了。”
      
      大牛问:“咋晚了呢?”
      
      二楞子答:“我和嫂子好了多日了,已经有感情了,要我们分手,不可能了。”
      
      大牛问: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      
      二楞子答:“有三条路,你随便选?”
      
      大牛问:“哪三条?”
      
      二楞子答:“第一,你离婚,我和嫂子结婚;第二,你要是不同意离婚,我来找嫂子,你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;第三,你要不同意我和嫂子好,我就带她远走高飞。”
      
      大牛坐在地上,想了想,有气无力地说:“你要来,就偷偷地来,偷偷地走,不要让我看见,好不好?。”
      
      二楞子哈哈大笑,说:“哥,这件事,我听你的。”
      
      大牛握着二楞子的手,亲切地说:“你真是我的好弟弟。”
      
    作者:admin
上一篇:小三一直在我的心里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