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

咨询热线:
0532-46874548
传      真:
0532-1234877
邮      箱:
147@126.com
地      址:
寿光市长寿路1076号1001室

产品解决方案

    很想写写蜂,是那种天然的野蜂

    时间:2017-05-19 13:42
      很想写写蜂,是那种天然的野蜂,黑黄相间的颜色,精灵般的目光,细致的腰身,让人喜欢让人几分寒,每当有人接近它们时,都会鼓动双翼,双眸闪闪,头上的触角不断在舞动着,象古老坚毅的勇士,时刻准备为家园的安好而战,很欣赏它们大无畏的精神,为家的牺牲精神,人也许是比不得的,因为,它们个个如此。­
     
        它们每年都要在我家的屋檐下,花墙中筑巢,也可能是我家的前前后后有许多花的缘故吧,到了这个时节我都要仔细的找寻它们回来的家。这些美丽的蜂,很勤劳,也很执著,他们从一个蜂开始筑起蜂巢,那六角型的房子,慢慢在扩大,由指甲大到盘子一样大,从孤孤单单一个野蜂到蜂翼覆满了整个巢穴,圆鼓鼓的象一个闪动的大花盘。有时候真的很感叹它们的爱心和毅力,不由得从心底喜欢它们了。­
     
        我常坐在小凳子上看着它们遐想,都说只有人有思维,我到觉得动物的思维也很超常、很敏感,定位又非常准确,而且有着魔力般的遗传记忆力。如果第一年有人破坏了它们的巢穴,此后它是不会再来这里筑巢的了。记得是我回家的那年,第一个蜂巢就建在花墙中,只有一个很美丽强壮的蜂,蜂巢已经栗子大小,但不知为什么掉了,或许是猫的恶作剧。但这只蜂依然在原地有筑起巢来,不久,它的巢比原来的那个大了很多,甚至,能看到六角房子里薄薄壳中蠕动的宝宝了,有乳白的,有黑黑的。一天中午午休起来后,看到它在洗衣盆中苦苦挣扎,无论如何也爬不上来了,我赶紧用草棍儿把它挑上来,但是它已经奄奄一息,也没有别的办法,只有把它轻轻的送到它的巢穴边上,让它静静的死在那里,用灵魂守望它的家,用不了几天它的后代就会破茧而出,继续他的使命。它们虽然成功的在这里生存繁衍了,但在此后的几年中,这里再也没有见到它们的足迹。­
     
        其实,野蜂还有一种力量,让我欣赏和感叹,是它们有一种超人力,一种感知自然的力量和悟觉。我不是那昆虫门类的专家,也不好多讲,讲不对人家会笑话的,讲对了又不給人家面子。我只是从平常的观察和重读日记的时候,才感到这些小精灵,太聪明了,很有思维感了。­
     
        那年开春的天气很暖,大家都脱掉了厚厚的秋装,换上薄薄的春装,有人说大街上还有男生都穿上了半截袖,后来在辣面馆还真得到了证实。在这样春意盎然的春天里,我心想野蜂这小精灵该早出来了吧,四处寻找,找了许久也没有见到它们的影子,在天气暖和的中午,我故意将一些开的芳香的花盆,搬到外面去,放在花墙上,心思这该把小精灵们引来了吧,一个时辰过去了,也没有见到想请的客人露面,只好怏怏的把花重新搬回屋子里。­
    作者:admin
上一篇:一个人的思想要是出现了问题 下一篇:周末的早晨我的小爱犬贝贝摇着尾巴缠着我